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集?

作者 舒常敏

“一年零三十九天,我终于可以站起来了!从此,我坐在轮椅上被老公照顾的日子结束了。从今天起,我也可以拿筷子和家人同桌吃饭了,这种感觉真好!感谢月田医院神经内科和理疗科的医生们,是你们精湛的技术和热情的服务,让我的轮椅退休了。”

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集?

这是月田镇立新村的周再霞女士发的朋友圈。我与她是邻居。周阿姨以前喜欢跳广场舞,可突然中风了,发病没有前兆。她感到像天蹋下来了一样无助失望。好在有其丈夫天天送她到月田医院治疗。神经内科的医生对她“宠爱有加”。理疗科的医生对她体贴入微,隔三差五地来阿姨家里指导她用康复器材康复,俨然成了她们家的家庭医生,看到阿姨现在能用带吸盘的拐杖风雨无阻地行走,我们都打心眼里高兴。

理疗科陈松华主任介绍:周再霞的中风属于缺血性中风和出血性中风。刚来医院时既有偏瘫和言语障碍,又有意识障碍,经过神经内科的抢救和治疗,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后期的康复工作了。

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中医理疗项目名称大全集?

今年的2月22日下午,我第一次来到理疗科。记得那天是雨天,还伴着风,吹得人打哆嗦。我胆怯地来到理疗科一室,小声地说:“医生好!”说完快速地递张我的主治医师漆医生开的理疗科协助治疗的邀请函和影像科的资料给医生。我的眼神迅速地审视着房间里的人和物。这里有两名医生和一名女护士。来这里治疗的病人平均年龄在65岁左右,而我是个奔四的人,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不一会儿,轮到我了。我羞涩地脱去外套和毛衣躺在床上。就是刚才接过资料的医生拿着一次性针灸针走过来亲切地说:“你是第一次来做理疗吗?”我说:“是。”你的颈椎病是较轻的,配合理疗效果更好,主要是针灸颈肩。请你放松身体!这样既有利于我们开展工作,又能调动你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相信你会很快痊愈的。”听了这话,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我特意看了医生的工牌。他叫钟仕军。钟医生的话正如这房间里的空调一样暖和舒心。我像躺在自家床上一样放松了身体。钟医生的第一针扎下去,我只感觉到像蚂蚁爬一样,还不到打点滴的十分之一痛。

钟医生行针速度之快可谓一绝。他帮我扎右手合谷穴时,我侧头看得很仔细,他的指甲藏在肉里,大拇指关节处长了茧子。可还没等我看清,针就进去了,并且有很强的酸胀感。他还时不时问我:“什么感觉?是不是又酸又麻又胀的感觉?身体可以承受吗?”我急忙说:“正是这种感觉,有时还伴有灼热感和蚁行感。”没想到他这么注意病人的感受。他又快速地给针接上线,俯下身子到我身边问:“治疗仪的强度是否合适?”我告诉他左手需加强点。他慢慢地调,一直调到我满意为止。大约半小时后,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我看到一双秀气的女鞋走过来,原来是张淼护士要给我退针。

我抬头环视四周,只见钟医生一只手拿着几个干净的玻璃罐,另一只手用止血钳夹取燃烧着的酒精棉球正朝我走来。他细心地说:“这是有缓解肌肉酸痛和祛风散寒功效的拔罐。请你看到火不要害怕!”我借胆爽快地说:“好!”钟医生又问我:“感觉不烫吧?”“刚刚好。”我回话。大约过了五至十分钟,我感到有位医生一只手轻轻地按压罐口周围的皮肤,另一只手轻松取罐。这么细心的操作,让我丝毫没有紧绷疼痛的感觉。取罐后,我抬头一看,还是钟医生。他在我颈肩处打了一针营养针并嘱咐我回家做颈椎操。

一种洗衣液的清香扑面而来,原来是钟医生拿着按摩垫放在我的颈肩。他耐心地问我:“你平时经常按摩吗?”“新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我幽默地回答。“力度是否合适?”他接着问。“还可以加点力吗?我比较耐受。”我小声地答。他一边加力,一边问我,一直到我说OK为止。我像晒着冬日的暖阳一样惬意,享受着他从指腹打通穴位的暖流感。我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传递着快乐的音符,即使是那些病病歪歪的细胞也能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这种舒服犹如初生的婴儿般拥抱着世界。

第二天,我在二楼打完点滴后来到三楼的理疗科。和昨天一样人多热闹,我在静心等候。陈主任正在给叔叔拔罐引起了我的注意。医生的胆子真大呀!只见他用小号棉球蘸取95%的酒精并点燃,把燃烧的酒精棉球放到罐里面,然后迅速将坛子扣在肩膀侧面的皮肤上,就像玩魔术一样吸在半空而不掉。这个投火走罐,非老手不可也。

没过多久,排队到我了。陈主任立即走过来给我做针灸。他亲切地问我:“你比昨天好些了吗?在家做颈椎操了吧?”“好些了,但忘记做操了。”我实话实说。我试探性地问医生:“我的颈椎病可以治好吗?”“完全可以,你这么年轻,恢复的很快的。”陈主任肯定地说。我心里美滋滋的,未来可期。

过了几天,我来到医院,一股扑鼻而来的花香吸引了我。我欢呼着亲近“她”,只见它如少女般初放,粉的娇羞。它就是可播种可嫁接的榆叶梅。医院的绿化正好给住院的病人一个有力的拥抱。我恋恋不舍地来到理疗科。室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只见陈主任正在给叔叔做艾灸。他那娴熟的操作,专注的表情,是我学习的榜样。一双长茧子的按摩手放在叔叔耳旁,食指和中指分开贴着皮肤,另一只手握着两根点燃的艾条,在离皮肤2—3厘米处小范围悬灸。隔小许时间,他就把艾条拿到旁边,用嘴吹艾灰。虽说艾烟“撩人”,但他还是全神贯注地行灸。事后,我咨询了一下陈主任,原来叔叔有腮腺炎。

他还告诉我:面瘫、头疼、眼疾、鼻炎、风湿和类风湿等病都可进行艾灸。我认真地问:“我可以在家里给亲人做艾灸吗?”陈主任认真地说:“自己在家操作时要注意不要烫伤亲人了,还要进行系统的学习。比如先灸阳侧、后灸阴侧,先灸上部、后灸下部,时间上要先少后多。听了他的话,我陷入了沉思,原来做艾灸也有这么多讲究,这真是隔行如隔山呀!

术业有专攻。陈医生和钟医生根据病灶和穴位进针快而准,行针稳,留针有长短,出针分补法和泻法。我还注意到他们三位医生都非常细心。每次出针后都会认真检查隐蔽部位是否落针。偶尔针口有些出血也很正常,这时只需用无菌棉球轻轻垂直按压片刻即可。

春日的暖阳苏醒着大地,一个没有被新冠病毒浸染的偏远乡镇医院正在万全院长的英明正确指导下携手前进。理疗科的三位医生,正如这顽强的榆叶梅一样坚守岗位。虽然科室经常是人满为患,但是他们忙而不乱,待患者如至亲,用陈主任的话说就是人数更多,干劲更足。明阴洞阳、破译精神藏象,银针艾条、承启固本回阳。令“三高”却步,叫“四虚”体强。

陈主任高兴地介绍他们科室:神经系统疾病,骨骼、肌肉系统疾病,神经衰弱和失眠,中风后的康复治疗等,欢迎来我们这儿做理疗。我们科室中医理疗的范畴也十分广,有磁疗、电针治疗、中频治疗、拔罐、刮痧、针灸、三边贴敷等。听了陈主任的话,我替月田医院的成长速度之快而高兴。陈医生和钟医生都有二、三十年的行医经验,两位都是中医执业医师和中医理疗师。在漆医生的治疗下和理疗科的精心理疗下,我的颈型颈椎病好了。出院时我回头看了一下理疗科。科室门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根银针愈百病,三寸艾条除陈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1@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gmuo.com/14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