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有哪些?

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有哪些?

在我儿时,生活在农村的大伯有着强烈的“发财”欲望,这里的发财加引号,是指它并非如现在人们所求的豪车豪宅,而是能够在种田之外多一份收入,让家人过得宽裕一些。

我曾细究过大伯的想法,可能是因为他身为长兄,却因种种原因未曾跳出农门,无可奈何之下回到乡间种地,眼看着一个个兄弟进城学习工作,做了那城里人,心中有些焦虑。当时大伯已经年过四十,没有了年轻时的雄心壮志,只想着在乡间搞些副业,多赚些钱,不至于让村里人拿他和其他兄弟对比,做了那反面“教材”。

有了如此念头的大伯,当真是不知疲倦地开始了折腾。养羊、养牛、榨油,凡是大伯能想到的法子,他都会去尝试,几番折腾下来,还真让大伯有了余财,可惜,有了余财的大伯依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态度,不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

大伯开糕点小作坊实属意外。那时候的农民们,想要吃烤制的糕点,都是自己带着材料去加工,彼时我们村没有加工点,乡亲们只能走上十几里路,到旁村打糕点。多走些路不算什么,最让乡亲们受不了的,是作为外村人的他们,无论去得多早,总要排在自己村民的后面,合情,不合理。

大伯是个有心人,他默默忍受着别村人的不合理待遇,一点点地看着人家打糕点的过程,忽悠一天,他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让父亲帮忙买个两项电的烤箱,不用太大,三层的足以。

父亲求人买烤箱,求着厂子里的司机把烤箱帮忙运回村子。烤箱到村的那一刻,村里人跟大伯一样眉开眼笑,七手八脚地帮忙搬烤箱,接电线,他们知道,从今往后,在自己村就可以打糕点,无需再看别人眼色。

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有哪些?

我们的方言里,做糕点叫做打糕点。这个“打”字,说明了它是一个力气活。大伯的第一炉糕点做的是月饼,我们叫冷坨。它是用胡麻油和面,馅料里加满了白糖、葡萄干、青红丝,出炉后不能马上吃,需要放凉变硬后食用。冷坨皮脆多油,馅儿甜且有嚼劲,容易保存,很符合塞外坝上人的口味。

大伯的初次尝试很成功,冷坨受到了全村人的一致好评。接着大伯又试着打制了饼干,那种大大的,脆脆的,甜甜的白饼干,也大获成功。就当我以为大伯还要接着试做新品类时,大伯大手一挥:“够了,有这两种就能开张了。”从此,大伯的糕点作坊制作范围固定了下来,冷坨和饼干,再无它物。

大伯的所谓开张,不是立刻开张,而是需等待中秋节和过年。说实话,就算大伯立刻开张也不会有人光顾,村里人对冷坨和饼干的看法是:它们只属于过年过节,谁要是平时打来吃,那就是好吃懒做,不务正业。

这就是当时农民们有意思的地方,普遍性的贫穷,让大家以道德上的约束来统一衣食上的节约,哪怕你家庭的经济状况允许天天吃冷坨,顿顿吃饼干,也没人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犯了大家的触头,让全村人孤立你。

中秋节是大节日,是冷坨月饼的正式上市时间。中秋节前十天左右,大伯老两口就开始忙活起来。那时候来打糕点的乡亲们需要自带材料,油、盐、面提前按自己所要打制糕点的斤数备好,大伯收取加工费。其中的白糖、葡萄干和青红丝一般人家不会常备,直接从大伯处购买,大伯让班车司机老张从县城捎回来一整袋子的糖、葡萄干和青红丝,自己分份儿搞了三套“方案”:标准的、加量的和少量的。每种方案酌情收费,并不以赚钱为目的。

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有哪些?

打糕点的加工费是以面和油的斤数来计算,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大伯当年的收费标准,应该是不高,高的话他也不可能一做二三十年。我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冷坨和饼干上面,没事干去抓一把葡萄干塞进嘴里,美其名曰替大伯尝尝味儿。一天几次“尝味儿”下来,腻的我胃里直泛酸水。

不只是我,来打糕点的乡亲们都带着孩子,或者说,此时的孩子们一个比一个懂事,都主动要求来帮父母的忙。来“帮忙”的孩子和我一样,其实就是为了吃口葡萄干、捏几根青红丝,大伯时不时得盯着他们,不是怕他们吃,是怕他们吃坏了肚子。那时候的葡萄干等物需要长时间运输,无论卫生程度还是坏果的比例都很堪忧,大伯母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摘除坏果,以防它们坏了糕点的味道,坏了乡亲们的肚子。

乡亲们打糕点,是需要自己动手的。和面下料等活计是大伯亲自操持,剩下的搬东西,放烤盘,收烤盘,在大笸箩里晾冷坨和饼干等打下手的活,乡亲们主动承揽了过来。没办法,排队的人太多,大伯大伯母几乎是昼夜不歇,也是供不应求,只能大家齐动手,可以节省时间。

由于大伯打糕点的手法好,人随和,白糖等馅儿料下的足,很多外村人也来找他打制。一时间,村子里出现很多驮着白面胡麻油的自行车,早早地到大伯家门口排队。许是大伯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外村受的气,他对别村来的人一视同仁,先到先排,不分里外。有趣的是,本村的乡亲们对大伯如此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在他们看来,自己村人做事公道,是能拿出去宣扬的好事。

大伯打糕点的时间段,我是定然不离左右的,干点力所能及的活,村民们打好糕点后也会给我留下几块冷坨和饼干作为礼物。一个打糕点季下来,我能攒下好多冷坨,饼干是攒不下的,那玩意现做现吃才好吃。

大伯打糕点一直要忙碌到中秋节前夜才会停歇,下一次的开工就是过年。过年时,乡亲们对糕点的需求量大,大伯会提前一个月开始制作,反正家乡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不怕放久了会坏掉。

过年打糕点更是忙碌,连我奶奶也会亲自出马帮忙。奶奶的任务是做饭,大伯大伯母和来打糕点的乡亲一起吃。奶奶做饭舍得放油放肉,帮忙打糕点的、排队等待的乡亲们一起吃饭,热乎乎的熬菜散发着阵阵肉香,土豆绵乎粉条筋道,大家一人捧个大海碗,吃的不亦乐乎。那场面,不比婚丧嫁娶的场面小。这下好了,大伯家的打糕点买卖愈发兴隆,慢慢地好多人自己连白面和胡麻油也不带,全部从大伯这里购买,虽然辛苦,但大伯能多赚一些。

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家庭作坊小型投资项目有哪些?

大伯的打糕点生意一直持续到他年老体衰方告结束。有意思的是,后来来打糕点的,几乎全是年轻人,甚至有从县城开车过来的,他们说,大伯这样的制作方式,有味道,吃着放心。当得知大伯歇业后,大家不无遗憾地感慨,此后再难吃到农村的味道,再难吃到儿时的快乐。

如今,大伯去世多年,家乡县城周边的农村,打糕点的人家却没有消失,反而多了起来。他们秉承着传统的做法,足油足面足料,也不桎梏于中秋和过年两节,随时去随时可加工。每到过年,我都会去乡间寻个家庭作坊制作一些冷坨饼干,拿回家放在冰箱里慢慢吃。

我儿子也喜欢吃这些没有任何花样的、土土的糕点,可惜,他体会不到制作的乐趣,或许,那时独属于我们的童年。


原创不易,敬请关注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1@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gmuo.com/13809.html